人的一生,恰如穿着双刚合脚的鞋,全部的努力就在于,与那颗抖进鞋中的小石子磨合。张爱玲说过:“长的是磨难,短的是人生。”如晴空中骤降风雨,苦难总是出其不意在人生行路中种满棘草,而我们,应敢于正视,在风雨中起舞。

人生苦短,我们应学会正视苦难。苦难是陶器上的斑斑,是树的疤,苦难亦是智想,证明陶器淬火,树木生存。苦难是我们奋力挣扎的体现,那些行走在水泥路上的人,他们走后,什么也没有留下,而那些栉风沐雨的人,每步深陷的脚印都是他们努力过的痕迹。各个宗教的传说中,开拓世界的先驱总是以饱受磨难的形象出现,释迦牟尼与俗世的思想斗法,终于摆脱困顿,顿悟出空。那个与红尘纠葛的仓央嘉措,他在痛的边缘挣扎,于是他是世问最美的情郎。苦难是生活的漏洞,给人以思想光芒。

人生苦短,我们应用一颗“佛心”度口。佛家有言:有事则事事拂心。苦难是心尖的一片轻羽,不时扰乱跳动的节奏。但如苏轼一般半生漂泊,却吟出“人生到处何所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”的豁达从容,只因他具有一颗“佛心”看破“寄蜉蝣于天地”的人生苦短,却仍有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别样豪情。人的智慧,在于看破说破而不破罐子破摔。生命员苦短,我们当以佛门的幻想度日,换人生以淡定从容。

人生苦短,我们应当活出自己的价值。当年黄花岗的七十二位青年,用心头赤城之血点中国革命之光,林觉民一封《与妻书》感动多少中华儿女。他们的生命何等短暂,就如化火的一瞬。他们的生命又是何等灿烂,即便飞蛾扑火,也在生命的最终拥抱温暖。李白有诗:生傲岸苦不诣,恩疏媒劳志多乖。人生的短暂与苦难赋予生命永恒的悲剧旋律,而我们,正是要在人生苦短中活出自己的价值。耶鲁村官秦明飞,迎难而上,在荆棘与贫穷中寻找深藏的人生意义。行走着的陈坤,不惧风霜雨雪,每一步都是他存在于世间的印迹。诺奖获得者居里夫妇,因镭生因镭死,在他们知暂的生命里却唱出了人类科学史上的绝响。

《菜根谭》中有言:耳中常有艰涩之言,心中常有拂心之事。人生路上,风雨如磐,但苦涩是药引,是磨砺蚌贝的细沙。人生因苦难而跌宕起伏,人生也因短暂而弥足珍贵。是苦与短使精彩集结于有限的人生中,令人生如水中沉香,沉淀与清香自水面升起。而我们,历经人生这一场修行,紧要的是在风雨中起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