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明身材魁梧,满脸络腮胡子,后脑勺有三道深沟。他两眼一瞪,会吓人一跳。不过不用害怕,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他很丑可是他很温柔。

寒冬腊月的一天,阿明要去县城办事,我穿上了我最有范的皮衣陪同前往。事办得一切顺利,酒足饭饱以后我们乘车而归。

可能是天气原因,公共汽车只有我们俩个乘车,整辆车就是我们的专车,我们愿意坐那坐那。我们走到后面,随便找个位儿,阿明坐在里头,靠着车厢。我坐在外面,伸着长腿,舒服极了。借着酒劲,我们拉起呱来。不知怎地,竟然拉起了小偷。阿明见多识广,他说他就遇到过小偷。我大吃一惊,小偷何许人也?长得什么模样?有三头六臂?我饶有兴趣。

阿明讲他有火眼金睛,能一眼认出谁是小偷,小偷的蛛丝马迹别想逃脱他的法眼。为了让我相信,他给我讲起了他的故事。

有一次出发,上来一青年男子。他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,随即注意上他。果不其然,青年男子坐下不久就有小动作,阿明提高警惕,盯着中年男子的一行一动。好小子,敢在太岁面前动手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真瞎了你的狗眼。小偷继续行动,他干咳一声,提醒乘客,没想到乘客正点头打瞌睡。眼看小偷得手,他大喊一声“有小偷”。一语惊醒全车人,小偷才收手。小偷没有得手,十分生气,一个劲地回头找是谁喊的。真是笑话,他怎么能找得到?阿明正低头睡觉,鼾声四起呢。阿明说得头头是道,唾沫四溅,兴奋处还用手比划着。我动情地望着眼前的阿明,阿明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许多。在我眼里,他就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。我被他的见义勇为,足智多谋深深地打动了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说着说着,我们到了一个大站,车停在公路边要等十分钟。这时一前一后上来两个年轻人。一个高点,瘦点,瓜子脸;一个矮点,胖点,圆圆脸。阿明就像医生透视一样,用火眼金睛仔细打量这俩个人,习惯性地进行安检,没发现什么异常。两人径直走向我们,矮个坐在我们前面,高个坐在我的邻边。车上只有我们四个乘客,其它座位都空着,真不明白他俩为什么挨着我们坐,我有点反感。

  售票员和司机在前面说话,阿明说话累了眯起了双眼。我也昏昏睡睡。忽然矮个指着窗外大声说道,哧,真热闹。我们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秧歌队正在载歌载舞。我们一下子被吸引过去,欣赏起节目来。

我突然觉得有人碰了我一下,马上回过头来,好像看到有只手从我左布袋闪过。钱在我的皮衣上布袋里,一摸,硬硬的还在。我没多想,继续欣赏窗外的秧歌表演。

可能是第六感觉出现,我总觉得不对劲,下意识的一掏皮衣下布袋,手竟然全漏了下去。再一掏上布袋,发现一个洞口,钱正担在上面。我瞬间明白了,两眼一瞪,脱口而出,想干什么?

我和紧靠我坐的人对视着。我还不时望着阿明,希望得到他的帮助。从没遇到这种情形的我提心吊胆,紧张万分,浑身冒汗,但我知道唯有坚持,不能有丝毫的胆怯。

过了几分钟,高个起身而去,矮个也紧跟其后。下去后,他专门回头望着我,用手指打我,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。

车开了,我长出一口气。望着阿明,我一句话也说不出。说什么才好呢?我分明看到阿明的双眼睁开过!

作者简介:任欣,笔名无名泉。男,大学文化,中共党员,高级教师,国家心理咨询师,山东省家庭教育兼职研究员,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出版个人专著《任欣教育随笔》、小小说集《兵哥哥,你在他乡还好吗?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