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名臣路升在《题三羊墓》开篇写到“开府勋名旧,巍巍晋世臣。”其中“晋世臣”,就是指羊流店老户人家的后裔:晋朝时期著名灭掉吴国的大将军羊祜。但是“三羊”具体是哪三位众说纷纭,无从坐实。羊流也因为泰山羊氏故里,地有羊氏之流风而命名。

那么谁家开的“店”呢?这要从古代的驿站文化说起。俺老家有这么一句老话:南京到北京,羊流在当中。

古代的驿站犹如今天的车站。古代没有高铁,也没有动车,只有两条路,一条是水路,一条是旱路,水路行船,旱路走马。羊流就在旱路交通要道上。这条道俗称“九省御道”,是清初,为加强南北之间的联系,而设立的自东南各省至京的驿道。估计应该是沾了“羊氏之流风”的光,在此设立了一个“高铁站”点,名之为“羊流店”。

皇帝官员都要从这交通要道上经过,乾隆去南巡,刘墉下南京,估计羊流是必经之地吧,各类征伐啦,贬谪啦,升迁啦……都会在这里上演,一定发生过一些盛况空前,可是这些史书上都没有准确记载,俺也就不再发挥想象力了。但从各种资料中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。

光绪三十三年(1907)编写的《新泰县乡土志》上《兵事》章中记载“(光绪)五年,合肥李经略督师东来,追缴……等。大军过境,知县催运筹粮……”,这与老家流传的另一句老话相吻合,说的是“新泰县令还不如羊流的朱冀单”,说的就是这次筹粮事件。

后来俺从族谱中落实了这次事件的答案。谱书中《翰林院待诏五品衔廪贡生朝阳墓表》有这样一段记载:及南匪猖狂,公为寨主团长,乃尽心寨务,任劳任怨,不避艰险,邻村赖以安全。宫保李大人带兵过境,筹办粮饷,无不周至。不惟县长太守感激,宫保亦极加赞赏……

其中记录的就是李鸿章沿着官道一路北上追击匪患,路过新泰县城,县令拿不出粮草,最后在羊流店寨主冀朝阳的带动下,联合朱姓单姓人家,完成了这次任务,而且寨主还得到了翰林院待诏五品衔之职的褒奖。

到此可以肯定的说,羊流店是政府开的店,因为要建造接待官方人员的宾馆酒家之类,其遗址就坐落在原供销社周边。毕竟来来往往还是客商为主,百姓更因此做起了生意,所开的店要比官府要多得多。

羊流店是有一定规模的,俨然一座小城池,建有四座城门。它三面都有河流,作为天然的屏障,只要在北边开凿一条护城河就连东风也不用借了。

俺对羊流店难以割舍,不仅是羊流店历史久远,更有绵绵不断的血脉之情。

俺的老家在南羊流,有南羊流必定有北羊流,南羊流坐落于河之南,北羊流坐落于护城河之北。小的时候,俺时常跟着爷爷逛逛羊流店,因为俺的家庙就在羊流店南门以里,是俺六七百年前始祖的居住地。

最最令俺无法抹去的记忆有二。其一是逛家庙,其二是赶大集听琴书。

俺的家庙就是解放后的羊流医院。那时候还光着腚子呢,爷爷牵着俺的小手,走进回廊幽深,竹木隐隐的院落。记忆里那是一个飘香的地方,静谧而美好。今天想来,所谓的香气应该是各种中药材所发散出来的吧。穿过西边的回廊,走进西间房,里面坐着一位白胡子的老中医,俺爷爷也挂着白胡子,他们不会是因为都挂着胡子而成为朋友的吧,当时这个问题是想不明白的,不过清晰记得老中医给俺喝过一种甜甜酸酸的水,而这种味道一直到现在仍是俺最喜欢的。而如今俺再去寻找旧址,那儿也只有破败的大殿萧瑟在秋风中了。

家庙的门前有一棵粗大的柳树,树下就是说书的场所,因为那片树荫下能容纳百十号人。每逢阴历的二、七日就是羊流大集,这个乡约至今保留着,但是那棵大柳树早已不知去向了。

那时候精神生活无比的贫瘠,能在大集的时候去听听书,简直就是享受了,堪比今天看春晚,每年必看,俺是逢集必去听。记得树东边是打着渔鼓说书的,树西边是说琴书的。

俺是两边跑,为什么呢?没钱!他们一般说唱到回头,卖个关子就停下来,张罗着要钱。可俺没有,只好串场。

说书的艺人是一位皮肤黝黑,有些微胖的中年人,个子不算高,但是本事不小。左腋下夹着渔鼓左手打,右手拿着两块木条打着节奏,右腿上还挂着竹板,这个架势简直令俺倾倒。而更令俺入迷的是他的声音,有些嘶哑,跟单田芳有些相似。抑扬顿挫的声调,跌宕起伏、险象环生的故事情节,常常令俺陶醉,以至于他停下来收钱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来。等他来到俺面前,俺就慌忙跑到另一边去了。身后传来一句无奈的:这孩子!

这位被蹭书的艺人给俺留下的痕迹,进而影响到了俺的物理学习。当年在新泰三中读书,毫不夸张地说俺在物理方面独树一帜,遥遥领先。其实给俺启蒙的物理老师是个工农兵大学生,讲不出什么东西,但是他长得跟那说书艺人似的,俺因此酷爱物理,也就学得呱呱叫了。今天揭示这个秘密,会令俺当年的同学无法想象吧。

东边说的是山东琴书,男的操雷琴,女的弹扬琴。音乐和谐动听,但常常是唱一些悲凉的书,动不动就让俺泪眼婆娑,受不了。唉,说到这种调子的影响力,时常让俺悲悯人世,唤醒了俺的博爱胸怀吧。

今天每当听到山东琴书,都令俺浮躁的、不安的、痴狂的内心沉寂下来,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让俺看破红尘。

羊流店啊,羊流店,一个萧红笔下《呼兰河传》的地方,它仿佛那么肮脏,那么不堪,但是其间的风物啊,让俺魂牵梦绕,终生难忘!

谨以此文缅怀流逝的芳华,让俺更加珍惜今天春和景明、政通人和的新时代,督促俺照着更加美好的未来,开步向前。

作者简介:冀贞典,新泰市实验中学教师,喜爱文学、历史和易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