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有个爱好,生活就会充实。阿强涉猎面广,总想学这学那,天天忙个不停。

“阿强,最近忙什么?”我一见阿强就关心。

“我在练书法。”阿强挺自信。

“我买了字贴,文房四宝。每天坚持描红、临摹、背字帖、看视频。洗笔调墨四体松,预想字形存脑中。神气贯注全息动,赏心悦目乐无穷。听着毛笔与纸‘沙沙’的摩擦声,很有成就感呢。”阿强出口成章,滔滔不绝,言语间透着欢快,边比划边闭上眼睛自我陶醉起来。

“厉害。”我竖起了大拇指。

时隔不久,我遇到阿强,便聊了起来。

“你好呀,书法家。字练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别提了,一开始还行。后来,连十分钟也写不到,扔笔不知多少次了。枯燥无味,不见长进,条条框框太多。练字是个慢功夫,咱是急性子,这个苦吃不上来。想写好字,真难!”

“别急,慢慢来。万事开头难,坚持就是胜利。这是对你的考验,阳光总在风雨后嘛。迈过这个坎,以后的事就好办了。”我连忙安慰道。

“不练了,自己不能难为自己。再说咱不是那块料。”阿强早已从一开始的那个兴奋劲中走了出来。

“哪总得找点事做吧?”我关切地问道。

“找了,我现在打乒乓球。静的不行咱来动的。我喜欢运动。运动好啊,生命在于运动嘛。”阿强神情自然起来。

“我加入了乒乓球俱乐部,有专业教练指导。每天打1小时,提高真快。抽时间咱俩练练。”一提打球,阿强两眼放光。

“切磋一下球技,好啊。”

过了半年,我碰到阿强,热情地打招呼。

“球打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别提了,从不会到会易,从会到精难。我练了这么长时间,连个弧圈球就不会拉,就是找不住球和拍摩擦的感觉。连玩就玩不好,你说我是不是很笨?以前感觉水平不差,和高手过招,根本不在一个档次。人家打得咱摸不住头脚,白练了这么长时间的球,真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啊!”

“别急,慢慢来。凡事最怕有恒,起步虽晚犹可追。不要放弃!”我连忙鼓励他。

“不练了,反正是就筋了,再练也是那样了,没什么提高了。”阿强神情有点沮丧。

“那,干点么好呢?总必闲着强吧?”

“那能闲着,现在工作压力这么大,不放松放松还不把人憋坏了。我现在正学交谊舞呢。还是跳舞好,那是在音乐中漫步。你知道吧,广场有一伙人跳舞,也有专门人教,可热闹了,我跳得正起劲呢。”阿强边说边做动作,还挺象样儿。

“那就好,人就得找点乐趣。”我一块石头落了地,放心了。人只要有事干,就比闲着好。

过了个把月,我见到阿强,忙走上前说话。

“你好呀,舞蹈家,一定舞姿翩翩了。”

“可别提了。基本步一大二小三并步,就是做不到位。什么重心了,什么舞姿了。什么用脚掌蹬出去,起伏呀,花样呀,架式呀,统统学不对。再说咱没有音乐细胞,对音乐的感觉不敏感,反应迟钝。踩不上点,光踩脚。急得自己直跺脚,出尽了洋相。咱水平差,邀请人家,人家不和咱跳,太尴尬了。不能再去丢人现眼了,我也不受那个洋罪了。”听话音阿强有点受够了。

“不要紧的,慢慢来!什么事都是非一日之功,时间长了就找住感觉了。”我安慰道。

“看看再说吧。”

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,大家各忙各的,平时很少见面,我也不知道阿强又忙些啥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突然在大街上见阿强行色匆匆,我很高兴,忍不住大声喊道。

“忙什么呢?”我边喊连摆手,阿强终于看到了我。

“唉——,你好。我现在正在学山水画呢。”阿强精神十足,边挥手边骑车走了。

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只有祝福他学有所成。(任欣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