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叔打猎多年,外出回来从不空手,大伙都夸他枪法准,三叔自豪的说:打猎这活你们不懂,发现目标要站打耳朵蹲打腿,横着跑时瞄它的嘴,这样沒有打不着的。

有一天三叔扛起猎枪出发了,在一岭岗上三叔发现了目标,一只大野兔正走走停停地寻找食物,三叔快捷地打开板机,托枪瞄准,砰!一流火光过去把野兔打了个正着。当三叔高兴的跑上去拾野兔时,野兔突然间蹦了起来向岭岗后面蹿去。三叔顺着血迹紧追不舍,当三叔追到一石坝子上血迹不见了。三叔用力将石坝子拆开,拆着拆着,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只见五六只小兔子围着受伤的母兔拱着暍奶呢?小兔子的头都被母兔的鲜血染红了。母兔抽搐着,是临死前的挣扎。

母性,母爱。母兔临死前也忘不了自己的孩子,死!也让孩子喝上最后一次奶。三叔看着看着,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,他突然象疯了一样举起手里的猎枪向一块大石上摔去…… 

这回三叔是空着手回家的。 

作者简介:郗广继,1957年3月出生,新泰市放城镇人,中共党员,中专文化。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、新泰市摄影家协会会员。1974年担任民办教师,1976年参加工作在小港煤矿,1979年参加县委农村工作队,1987年调石莱粮所工作,2017年退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