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中,每年农历二月二的前几天,母亲就端半簸箕黄豆坐在堂屋门口,用手在里面来回地拨拉着,把草棒或瘪巴或有虫眼的豆粒挑拣出来,边挑还边说“二月二,龙抬头。大仓满,小仓流”之类的俗语。对于二月二,母亲似乎有永远拉不完做不完的事儿。

母亲说,二月二,龙抬头。一是到春天了,人们希望能下雨,二是传说武则天当了皇帝后,老天爷嫌她是个女皇帝,便下令三年内不准向人间下雨。但是管天河的龙王怕老百姓受灾挨饿,就偷偷地下了一场雨。老天爷知道后,便把龙王赶下了天宫,压在一座大山下,还说龙王下雨犯了天规,应该受惩罚。要想再回天宫,除非金豆开花。人们为了救龙王,到处寻找开花的金豆。到了第二年二月初二这一天,人们正在翻晒金黄的玉米种子时,猛然想起,这玉米就像金豆,炒炒开了花,不就是金豆开花吗?于是是家家户户爆玉米花,并在院里烧香磕头,供上“开花的金豆”,专让龙王和老天爷看见。龙王知道这是百姓在救它,就大声向老天爷喊道:“金豆开花了,放我出去!”老天爷一看人间家家户户院里金豆花开放,便让龙王回来,龙王就抬着头回到了天宫,继续给人间下雨。从此以后,便成了习俗,每到二月初二这一天,人们就爆玉米花,也有炒黄豆的。炒黄豆也就是咱们所说的炒蝎子爪。

母亲边给我们讲着故事,边把挑好的豆粒淘洗几遍,放在锅里,加水,盐、花椒、茴香之类的佐料也放进一些。生火煮沸再捞出晾晒。

二月二这天一大早,母亲便把我叫起来,帮忙生火炒豆粒。这时候的豆粒半干,放在油锅里噼里啪啦地炸响。母亲忙得顾不上说话了,只是快速地翻转着豆粒。渐渐地锅锅里的响声少了,豆粒的颜色也变成了金黄色,一股股的清香扑鼻而来,令人馋涎欲滴。恰到好处时,母亲便把豆粒捞出,焦黄晶莹的豆粒盛在盘子里,散着香气……

母亲叮嘱我不要先吃,以免烫着。我焦急地等待着,而她则在院子的中央用锅底的草木灰先围一个大大的圆形,再在里面围几个小圆,一层一层的像是迷宫,中间放一些麦粒、玉米、豆粒、高粱、小米之类的粮食,拿块砖头压住。最后还要把草

木灰撒在墙根,嘴中不停地念叨“一把灰,两把灰,蝎子蚰蜒死到堆”。母亲说用砖压粮食是盼望今年有个好收成。在墙根洒木灰,蝎子蚰蜓之类的虫子会害怕,就不会伤小孩了。

这时候的豆粒已经凉了下来,完全可以吃了。母亲先是把我的衣兜装得鼓鼓的,还说“二月二,炒蝎子爪,见了别人给一把”。我嘴中嚼着香喷喷的豆粒,“嗯嗯”地应和着,顺手把拿着的豆粒塞到母亲的嘴里,母亲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幸福的微笑。

母亲还要包水饺,吃饭之前还要放鞭炮,设案祭祀,烧纸磕头,以求风调雨顺,人泰家安。二月二的母亲是忙碌的,也是幸福的,愿天下的母亲们每天都露着春天般幸福的微笑。

作者简介:庞会斌,山东宁阳人,爱好文学,爱好历史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