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从小就住在外公外婆家,那里盛产落花生,每年暑假过后,都能品尝到那新鲜的水煮花生的美味。

清晨,待露水还未干时,我和妹妹就跟着外公外婆一起到山坡上采摘熟透的花生了。微风拂过,那一片绿油油的花生叶便开始翩翩起舞,抖落了身上的露珠,润湿了松软的黄土,这就给采摘带来了方便:只要将一株花生的所有茎叶归拢,握在手中,轻轻一提,花生就会连同根须从土里带出来。当然,也要掌握一定的力度,有经验的老农会把收花生当成一种乐趣。这时候,我和妹妹就开始忙活了。我们是负责把花生从根须上一颗颗地摘下来。看着那颗粒饱满的新鲜花生渐渐堆成小山似的,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。花生壳上粘着些湿润的泥土,散发着清新的泥土气息。淘气的妹妹总免不了要偷吃几颗,就像那小松鼠偷吃松果一样,糊得满嘴是泥,外婆见了总要责备几句,说她不讲卫生,而外公呢,却依旧那样乐呵着,兴奋和欢乐写满他那布满汗珠的脸上,一点也感觉不出累。

太阳渐渐升高,村民们陆陆续续地来到山上,隔着地头,高声地打着招呼,边劳动边讲着笑话,整个山坡便热闹起来了,这时候,谁还会感觉累呢?也许,这正是乡民们对劳动的最好诠释吧,因为再也没有什么比质朴、纯洁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来得更珍贵了。

远远望去,绿油油的地毯上到处滚动着豆粒般的乡民,与满山成熟的景象构成了世间最和谐的图画。我爱这种感觉,清新、自然,比起城市的喧嚣,这里更能给人带来一种心灵的慰藉,更让人沉醉……

当载着满满的收获回到家里时,外婆总会挑选出一些颗粒饱满的花生洗净、煮熟。到了晚上,一家人坐在庭院里,悠闲地摇着蒲扇,乘凉。时而不时的,就有邻居过来串门。这时,外婆便会把早就准备好的水煮花生端出来,大家边吃边闲聊。这水煮的花生吃起来又香又软,口感极好。当然我和妹妹就最贪吃了,也不顾忌在人前是否礼貌。的确,也不会有人在乎这些礼节,他们只管聊他们的庄稼和收成。“呵呵”,又是一夜的秉烛长谈,又是一夜的欢声笑语……

如今,父母从外面打工回来,在镇上做了点小生意,顺便也把我接过来上学,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花生了。虽然镇上也能买到那水煮花生,但吃起来,不香也不软,总比不上外婆煮的好吃。我很想念它们,也想念家乡的一草一木,更想念我的外公外婆……

此刻,我凝视窗外,眼前又浮现出儿时与外婆相处的一幕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