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有大美而不言

《论语》中记载,子曰:“天何言哉?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?”

孔子有一次说:“我现在只想沉默。”弟子子贡说:“如果你不说出心里想什么,那么我们这些学生还拿什么去记述呢?”孔子说:“上天,他又说过些什么?四季轮回周而复始,任由百物蓬勃生长,一片生机。上天,你又何曾告诉别人什么啊?”

《庄子·知北游》: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时有明法而不议,万物有成理而不说。”意思是说:天地具有伟大的美却不需要言语来宣扬,四时运行具有明显的规律不需要再去讨论,万物的变化具有现成的规定不需要议论。

人如果能够懂得这个道理,一切纯任自然,不为利害得失所累,这样人的生活也会像“天地”自然那样有“大美”,“备天地之美”了。

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提出了玄德,意思就是最高的德。道产生万物却不说拥有了万物,有作为却不认为是自己的功劳,带领大家却不说自己是主宰,这就是深远的德行。人要像“道”的玄德一样,要默默做事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。

流水不争先

老子说:" 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。"水无常形,顺势而为,为而不争,方达所愿。

可以削平山川却堵不住流水。" 不争先 " 不是不求上进,而是尊重自然规律,不破坏均衡,不因小失大、迷失自我。

做事不能靠一时性急,而要脚踏实地。就像流水一样,水慢慢地流淌,它不去争先后,而是在一点一点地积攒自己的力量。到时候,有力量了,还在乎什么先后呢?

很多事,没必要去争,不争,是一种大度的人格,不争,是一种自信的底气。很多人,没必要理会,不理,是一份淡定的素养;不理,是一份从容的态度。很多话,没必要生气,不气,它就影响不到你;不气,它就拿你没办法。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桃李等树,从不自我宣传,但是到桃李树下来的人却经常不断,树下的野地也会自然地踏出一条路来,这是因为桃李是实实在在地开出了美丽的花,结出了香甜的果,在为人们默默地服务,所以用不着吹嘘,人们自会欢迎它们。

左宗棠喜欢骂人,当年骂总兵叫樊燮“王八蛋”,事情闹到京城,皇帝下令要杀左宗棠,幸好曾国藩、胡林翼等人从中斡旋,左宗棠才死里逃生。左宗棠在曾国藩的举荐下,步步高升。左宗棠谩骂曾国藩,可以说到了不择时、不择地、不择人的地步。左宗棠有时在家里骂曾国藩“挟私”,结果家庭教师范赓听得都不耐烦了。

左宗棠还多次鼓动大臣弹劾曾国藩。1864年,曾国荃率领湘军攻下江宁,由于疏忽,让幼天王以及洪仁玕等人逃了。左宗棠抓住这一点,极力攻击曾国藩、曾国荃兄弟。此后两人断交,但左宗棠征战东南、西北需要粮饷、军械,作为两江总督、直隶总督的曾国藩都是倾力支持。

曾国藩和左宗棠两人名气都很大,朝廷一般多以“曾左”并称。曾国藩要比左宗棠大,并且曾经对左宗棠予以提拔。但左宗棠为人非常自负,从没有把曾国藩放在眼里。有一次,左宗棠很不满地问身旁的侍从:“为何人都称'曾左’,而不称'左曾’?”一位侍从大胆直言:“曾公眼中常有左公,而左公眼里则无曾公。”侍从的话让左宗棠深思良久。

无论左宗棠如何骂,曾国藩都是相逢一笑,他曾经这样评价左宗棠:“论兵战,吾不如左宗棠,为国争光,亦以季高为冠。国幸有左宗棠也。”曾国藩的大度,也让左宗棠放下了心中的隔阂,当曾国藩离世时,人们纷纷猜测左宗棠可能不会致祭。而左宗棠却送来了他的挽联:“谋国之忠,知人之明,自愧不如元辅,国心若金,攻错若石,相期无负平生。”

曾国藩说:“士有三不斗:勿与君子斗名,勿与小人斗利,勿与天地斗巧。”不计较,就不会将自己拉入争斗的漩涡,不被尔虞我诈所累;不计较,就不会树立太多的敌人,不会时时遭人陷害;不计较,就能节省大量的时间,精力充沛地做自己想做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