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春过后,天气转暖、万物复苏,冬天的积雪也开始消融。近日,记者在路过青云街道前孤山村村口西处时,发现一天然的“滴水崖”,雪水渗过山体,沿着青苔顺流而下,水滴凝结成冰凌裹挟着山体,那白绿相称的“山衣”蔚为壮观,令人心旷神怡。

从前孤山村村口西处一过水桥出发,沿河往南前行,不远处,白雪、冰凌、青苔……,好似与周边的山野、枯草格格不入,又恍如世外桃源,让人眼前一亮;走进细看,从崖顶到崖脚,满是千姿百态的冰柱、冰块,既如万把银色宝剑垂吊,又似盏盏荧光灯闪烁,琳琅满目,美不胜收。

这里是一幅如刀削、如斧砍的悬崖峭壁,宽约200余米,高约60余米,一年四季滴水不断,故名“滴水崖”,潺潺流水从崖上跌下,如珠挂线,一条条、一缕缕,似断似续,就像一幅用珍珠缀成的水帘,形成“滴水垂帘”的奇观,真可谓“飞流如练林峦出,滴水垂帘天上来。”春夏两季,雨量充沛,滴水更甚,水气蒙蒙,人行至此,如坠雾中,若遇阳光照射,雾气呈现五颜六色的彩虹,人行其中,若入仙境;到寒冷冰凌时刻,涧下滴滴清水渗出,依山顺势,曲折而行,潺潺不绝,水石脆呜,时喷涌于高岩直下,时隐匿于草丛难寻。

再看那被雪水浸润过的青苔,满目都是令人舒心的翠绿,而滴水崖瀑布就隐藏在那抹“绿衣”之中,其因山的呵护而妩媚空灵,娇柔多姿,或似绸带般缠绕,或似轻烟般缥缈,或似明镜般清幽,变幻莫测,风情万种。还有那水中不知名的小草,在水滴的“敲打”下悠悠荡荡,似欢快的舞者畅享着春的绿意盎然,也许它还不知,在水滴的温暖呵护下,目前,它或许是山中唯一钻出土壤的绿草。

据了解,滴水崖在乡间还流传着一个明朝时期的传说,相传那时正德皇帝来此地私访,与当地民女李凤姐结下情缘并许诺回到京城就来接她,然而凤姐久等不来,每天偷偷跑到滴水崖上哭泣。慢慢的,眼泪把崖上的一块石头哭湿了,石头下面出了个泉子,后来这里也被人称作“滴泪崖”。

新泰广电融媒体中心记者 杨怀飞 庄园 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