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上周三,我正在上班,老家的小叔叔来电话抱怨:准备了那么多你爱吃的东西,打了几次电话你都说来,可一直也没来,真有那么忙吗?

我连连说:对不起,这周六我一定去,等我啊。

小叔叔是我父亲的堂弟,在老家种田为业,对我特别好,经常给我送第一茬下来的瓜果蔬菜。

秋天的时候,叔叔说,他这次给我准备的东西多,让我自己开车去拉,他骑着摩托载不了。我答应着,却整天瞎忙活,就一直拖到现在。

周五的清晨,手机闹钟响起,我打开手机的霎那,姐姐的电话就进来了(似乎一直在打的样子)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觉得肯定有什么急事。姐姐在电话那端说:咱小叔叔去世了!

手机差点掉到床上,我忙问:不可能,他才四十六岁,前天还给我打电话让我回老家,我说周末去呢,这,这,可能吗?!

说着,我已哭出声来,姐姐在电话那端也泣不成声。一时无语。

我用最快的速度洗漱,然后和姐姐开车飞奔回到老家。

叔叔家的院子里站满了人,我走进屋里,堂间一袭白布,地上纸钱袅袅,我嚎啕大哭:叔叔,说好的等我回来,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?

婶婶把我拉起来,断断续续和我说了昨晚的事。

02

昨天傍晚的时候,他还在把给我晒的红薯干又捡了一遍,不好的都挑出去,他说我最爱吃这个东西了,孩子们想吃都不让。还有冻在冰箱里的嫩玉米,从秋天一直留到现在。

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他说心口不舒服,俄顷,就从沙发上滑到了地下。

婶婶赶紧找人找车把叔叔送医院,半路上就看他不行了,婶婶说,你不能有事啊,孩子们还小呢,我一个人怎么办?你不是还等侄女吗,她后天就来了。

叔叔微弱地说,等不到了。就再没了声音。

送到医院时,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,医生说没有抢救的意义了。

婶婶说,以后你回来,再也看不到你叔叔了。

我的泪又奔涌而出,黯然来到外面,院子里南墙下,还晒着很多红薯干。邻居说,你叔叔前些天专门挑最好的红薯蒸熟,切片晒干,等你回来。

红薯,是我乡特产,每年叔叔都会因为我爱吃,多种上一些。

我心疼得紧,发了一条朋友圈:从此,这个世间再也没有人给我晒红薯干,再也没有人盼我回老家了。有些事来日并不方长,有些人会悄然离场。

是啊,生命中总有些人会与你突然分别,来不及预告,来不及说再见,便匆匆走出你的视线,再也不见。

03

2016年秋天的时候,我的一位编剧朋友Z给我打电话,说有个剧本想和我合作,问我有没有兴趣。

唉,我每天忙得脚不沾地,真没有时间,就说“等有机会好吗?”

今年春天的时候,Z在微信上说,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北京,约我一起吃个饭。我总是说行,一直到上个月去北京时,才想起践行承诺,Z却和剧组去了外地,只好等有机会了。

上周,他看到我在朋友圈宣传新书,责怪我不给他寄新书,我忙和他要了地址。可是,就在3天后,我正在打包寄给他的新书的时候,一位圈内师兄给我语音“Z凌晨去世了”!

天哪!他刚35岁,英年,盛名,这是真的吗?!我坐在床上发呆,好久,好久。说好的一生做朋友呢?

于丹老师说:生命来来往往,我们以为很牢靠的事情,在无常中可能一瞬间就永远消逝了;有些心愿一旦错过,可能就万劫不复,永不再来。

是的,我们永远也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,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。

04

电影《少年派》里有一句话: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,但最遗憾的是我们来不及好好的告别。在一起时善待彼此,就是好好的告别了。

是啊,你和TA,或许是偶遇的知己,或许是深爱的情侣,或许是至爱的亲人,你们虽然总是说永远,却也无法预料这一程会相伴多久。

但只要真诚走过一起同行的每一步路,即便没有相伴一生的缘分,至少,也少了些许的悔和痛。

什么是永远?

所谓的永远,就是今天,就是当下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。

缘起缘灭,不是谁能够控制的,甚至,也难以随喜命运的无常。

那么,就在因缘际会的时候,彼此好好珍惜相处的时光吧,那些刹那,便已是永恒。